首师大附属回龙观育新学校:劳动教育不能只有劳动 教育的价值引领才是”灵魂”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亚洲篮球

近日,杭州育才登云小学推出了一项名为“护袜行动”的劳动教育实验饱受诟病,同时也引发各方对劳动教育的热议。

原来“护袜行动”是让学生在教室里不穿鞋只穿白袜子,通过各自的方法保持白袜子洁白干净。其目的在于通过保护白袜提高劳动意识,促进日常保洁,使学生养成爱清洁、讲卫生的习惯,进而教育学生明白人与环境间的关系。

据悉,试运行第一天放学时,孩子们的白袜子都变得黑乎乎的,接下来几天,孩子们开始思考怎样让袜子洁白如新,有的孩子把脚下垫一张餐巾纸,有的孩子课间不敢离开座位…… 保持袜子干净的目的可能达到了,但劳动教育的作用达到了吗,不禁令人深思。

2020年教育部印发《大中小学劳动指导纲要(试行)》指出:“劳动教育是新时代党对教育的新要求,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制度的重要内容,是全面发展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大中小学必须开展的教育活动”。

“当前,全国大中小学校都在积极展开劳动教育,但很多劳动教育课程并没有起到对学生进行劳动教育的作用”,回龙观育新校区齐建敏主任指出,这是因为往往只体现劳动教育的内容和外在形式,而较少挖掘劳动教育的内在“灵魂”,即缺少劳动教育的精神内核。劳动教育的灵魂应该是价值观引领,而劳动教育最本质的应是学生劳动价值观的确立,价值性教育并不好做。

齐主任认为,学校里有效的劳动教育要构建三个体系

(1)明确的劳动教育目标体系,要有助于学生劳动意识的树立,劳动技能的培养,劳动观念的形成,劳动精神的传承。

(2)完善劳动教育课程体系,要突出实践的特点,要尽可能让学生体验全过程。

(3)构建家、校、社系统育人体系,发挥文化引导作用,发挥各自优势作用,形成系统育人合力。

劳动教育要有价值引导

回龙观育新学校,首先在挖掘学校的劳动资源上经过了一番仔细思考。在传统的班级卫生区和责任区卫生之外,学校开辟了更多的校园劳动服务岗位和实践阵地,如:学生自行车棚管理、学校大门口两侧共享单车管理、中午操场锻炼区域围挡等管理、学校饮用水自动售货机管理、午餐餐桶的回收管理等。

其中,经与食堂管理人员沟通,给学生提供食堂帮厨的劳动机会效果最好。

每个值周班级每天到学校食堂后厨蔬菜间进行摘菜等劳动。在这样的特殊课堂上,学生到食堂和食堂师傅一起削土豆、扒洋葱等,了解食堂工作的时长、内容,也可以了解当天所吃的食物的来源,统计剩余的食物。

有学生反映,自己对食物有了珍惜的感情,不像原来那么随便地就将不爱吃的东西倒掉,有了节约意识。同时,也了解到后厨工作人员的辛苦,还学到了不少生活常识。

据齐主任介绍,学校里有一名学生的家长就是食堂工作人员,而孩子因为家长在食堂工作而感到非常自卑,甚至不愿意让同学们知道,对家长也十分不理解。

这很容易让人想到闫妮和张嘉译出演的电视剧《少年派》中的一幕。青春期的女儿林妙妙指责自己的父亲林大为(张嘉译出演)工作不体面(葬礼司仪),给自己丢脸:

林大为你为什么要丢人现眼?

你还打算瞒着我啊,你知道我同学怎么看我吗?

我求求你,换个工作吧,哪怕送外卖,当门卫也行。

……

作为妈妈的闫妮则说:“你爸不偷不抢,凭本事吃饭,丢你什么人了?你凭什么说他呀!“

林妙妙哭着说:“就凭他让我在别人面前蒙羞了,让我抬不起头。”在女儿林妙妙面前,父亲不体面的工作带给了她压力,这种压力也困扰了她的人际交往。

在齐主任看来,只有行为层面上的劳动体验是远远不够的。因此,在帮厨劳动之外,学校利用升旗仪式、校会等时间请学校里的优秀保安、保洁、食堂等工人师傅给师生们进行事迹宣讲,还教给学生们蔬菜种植等各领域的专业知识。让学生认识到不同工作的内容和价值,引导学生对每一份工作报以尊敬,对每一个努力工作的个体都予以鼓励。

慢慢地,这名学生的心理发生了很大转变,心态也变得阳光起来,愿意跟同学们主动介绍自己的家长,以及家长的工作,并认同父母的付出和工作价值。

齐主任指出,劳动教育是人的教育,是价值观教育的重要内容。劳动技能的掌握、劳动过程的体验,仅是劳动教育的基本层面,不是全部也不是目的。学校还要通过与劳动相关的教育活动,帮助学生建立劳动光荣的意识,劳动者平等的观念。而且,后者更为重要。

劳动教育与学科学习相融合

劳动教育是人的教育,是促进人的社会性发展的教育。它不是孤立存在的,它是教育整体的一个组成部分,对促进德、智、体、美的发展有重要价值。

“我们校区提倡并践行的劳动教育,首先是人的生存教育,然后是责任意识、适应性等人的社会性教育。劳动教育的本质就是,让个体能够健康、快乐地生存。所以,劳动教育的目标要能同时关照人的生存,又能促进人的全面发展。”回龙观育新学校赵玉峰副校长进一步深刻地指出。

据齐主任介绍,回龙观育新学校与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北京农机试验站合作,建立学生劳动教育实践基地,让学生在真实的“田间地头”走阡陌、识五谷,感受传统农业文化,学习现代农业知识,了解农业科技的发展方向。这样的课程包含自然、社会、生活三个领域,涵盖烹饪、蜡染、种植、采摘、农作物加工等多个实践课程。高年级同学开设了酿玫瑰精华露、豆腐制作等专题课程,将化学、生物的学科知识与劳动教育进行有机结合。

“劳动教育对学科学习是有促进作用的”“劳动教育也是一种智育活动”,齐主任补充道。劳动本身是锻炼大脑执行能力的方法之一,比如学生模仿老师蜡染,学习烹饪等,不仅是对生活经验的掌握和积累,还需要调用短期记忆能力,记住老师操作的方法和行动步骤。日常生活中,遇到类似的活动场景,学生就可以进行错误监控,也就是比对学习到的内容和错误行为之间的差别,然后提出调整建议或进行正确的行为示范。这些最简单的日常活动,都是大脑系统的锻炼活动。

同时,化学、生物的实验操作,要求学生具备良好的动手能力和观察能力。学生在劳动过程中所培养出的良好习惯,完全可以迁移应用到学科学习中,提升学习效率和学习质量。这种“美好体验”也能反过来强化劳动价值的认同,提升做人做事的品质和品位。

劳动教育要有社会意义

“劳动教育的价值不是抽象的,概念的,它要具有社会意义。”齐主任指出,除了与学科教学相融合,校区还与昌平区福利院联系,为福利院的一些社会捐赠物品进行代售,所得货款全部返还给福利院用来改善老人们的生活。

这样的劳动实践活动,能够让学生们看到劳动创造的真实的社会价值,无论是货币财富还是精神财富,都能真实地帮助他人更好地生活。劳动教育完成了人与人之间、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的连接和体验。这种服务他人、贡献社会的劳动教育,也极大满足了学生不同心理层次需求的构建,正面推动了学生的社会化发展。

与此同时,家庭中的劳动教育也不可或缺。家庭场景可以被视为简化的社会雏形,让一个孩子把垃圾倒掉,整理好衣服,关心生病的父母或宠物,这些看似琐碎甚至没用的事情,越早开始越好。生活不是只关于自己,不是只关于自己当下的需要,个体只是整个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。“我是家里的一分子,也是社会中的一分子。”孩子的社会化发展,家庭引导尤其关键。

齐主任对此表示高度认同,但“家长工作”并不容易做,更不容易做好。齐主任表示,有些家长不让孩子在家做家务,一心学习就行。学校里打扫卫生的活动,低年级家长甚至会自愿申请来校替孩子完成。还有部分家长表示,在家管不了孩子劳动,把培养学生的劳动习惯和技能完全推给学校。

“学校的做法不外乎是利用家校沟通的机会,与家长建立共识。但我们的做法之所以有效,是因为换了个角度。”齐主任称,“我们也是通过家长学校、家校教育共同体的学习活动进行家校沟通交流的。但我们请来的是做医生、做社区服务工作的家长来服务家长,并不是学校老师。家长向家长传递家庭劳动教育的理念和具体操作建议,提升家庭教育观念和养育能力,家长之间更容易达成共识,接纳度也更高。这样一来,既与学校做到教育一致又能相互补充,这是我们回龙观育新学校的做法。

具体来说,低年级学段聘任家长辅导员,开展帮助学生“至少掌握一项劳动技能”的系列实践活动,通过指导学生完成《我的劳动日志》,鼓励学生分享劳动收获。高年级学生承包一项具体家务,家长和学生一起完成《家庭劳动责任岗实践活动记录表》和反馈表,细化劳动过程并分享体验。

家务劳动是最简单也是最直观地能让孩子看到,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来“创造”出我想要的生活。屋子乱了可以收拾,饿了可以自己做饭,这些看似很小的事情,却往往能给一个人最大的生活勇气。这种劳动教育的引领,是个体生命成长和发展的核心诉求,也是让自身幸福的根本能力。

齐主任的讲述是非常“生本”的,是充满教育理想的,但具体工作,又透露出老教育人的踏实和智慧。“今天,我们培养孩子的劳动精神和劳动素质,实则就是培养一个合格的社会性的人。未来,在学生身上也一定会彰显出来。”齐主任坚定地说。

(责任编辑:杨卉_NQ4978)